陈晓楠打造谈话节目冷暖人生 草根文化打动观众

从1996年3月31日启播后,十五年间,凤凰卫视为全球华语观众奉献了《凤凰大视野》、《锵锵三人行》、《鲁豫有约》、《名人面对面》、《冷暖人生》、《社会能见度》等一系列高品质的华语电视节目。凤凰“名嘴”们也在屏幕上以或辛辣、或柔和、或引人思索、或洞彻心灵的话语和思想,为观众呈现了一个又一个新闻事件以及事件背后的鲜活人生。

作为一档关注大时代下小人物命运的电视栏目,2011年,《冷暖人生》已经走进第八个年头,陈晓楠和她的团队希望能够在未来继续践行他们最初的理想,“让绝望者重生、让哭泣者欢欣、让徘徊者前行”。

陈晓楠打造谈话节目冷暖人生 草根文化打动观众凤凰卫视主播陈晓楠

聊出来的“冷暖人生”

和凤凰卫视的不少节目一样,《冷暖人生》也是在聊天中诞生的。有一天,陈晓楠和凤凰卫视中文台执行台长刘春聊天,聊起狄更斯的一句话:“这是一个最美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黑暗的时代。”于是,2003年,一档关注普通人生活命运的节目《冷暖人生》应运而生,目的宗旨就是“让绝望者重生、让哭泣者欢欣、让徘徊者前行”。

“冷”是寒冷、饥饿和黑暗。“暖”是底层人物顽强的生命力与他们心中那一抹希望。社会边缘多故事,冷暖人生传递人间不同的温度,让观众感受人生热度。有人把《冷暖人生》称为“21世纪中国民间档案”,但陈晓楠更愿意把它称为“时代的清明上河图”。

开始制作《冷暖人生》,陈晓楠和她的摄制组就进入了近乎疯狂的工作状态。由于经费和时间的限制,7到10天的出差周期,摄制组至少要拍3个人物。希望能够通过所记录下来的人物的命运,来记录这个时代。《冷暖人生》做一期人物的故事都是探讨一个人物的内心世界,反复品味人物的五味杂陈的东西,传达历史性的、现实的典型信息,这个年代的这样一个当口,他们的精神状态是什么,他们的文化状态是什么,他们的人文思考是什么样的。

陈晓楠打造谈话节目冷暖人生 草根文化打动观众凤凰卫视主播陈晓楠

 

草根人物身上充满力量

2007年,在第43届芝加哥国际电影节上,《冷暖人生:华山挑夫》荣获电视纪录片类“艺术与人文贡献银雨果奖”,这是中国电视节目第一次赢得该奖项;2009年,《冷暖人生:陈坚的最后79小时》再次揽获芝加哥电影节银奖。《冷暖人生》正是用草根文化打动了异国人,“因为我们节目讲述的是人性,它可以超越地域的阻隔。我们不谈什么经济、GDP,只去挖掘每个人的内心,这才是最激动人心的。”

2010年初,一部名为《冷暖人生:精神病知青部落》的电视片在网络热传;2010年11月,《冷暖人生》回访北大荒“11.7”大火幸存者的节目《北大荒“11.7”大火四十年祭》,再次博得一片唏嘘。关怀大时代下小人物的故事,是《冷暖人生》始终坚持的视角。

“听普通人讲那些不普通的事,有时候有一种简单的震撼。不管多么完美的人,就算是我们觉得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对的,但是我们可能要的是他所讲的很真实的、很有力度的一段,我觉得能给大家一种共鸣、一种东西就可以了。我就特别希望我做的这些故事里面不是煽情,但是能有一种温暖。有的时候就是尽在不言中嘛,我希望我做的节目给你的是一串省略号,或是一个惊叹号,不只是一个句号。”

在访问北大荒“11.7”大火幸存者王玉彩时,陈晓楠凝视着对面这位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的62岁老知青,听她流着泪回忆大火把皮肉和棉衣烧得粘连在一起,但她从未后悔有过这样一段充满革命理想的青春岁月。默然,寂静,聆听,陈晓楠说:“有人问我,做这样的节目,心里会不会觉得难受,我觉得反而相反,我觉得越做我变得越快乐,因为我在他们身上看到力量,也从中获得一些力量。我觉得一定要在他们身上看到一些温暖的、光彩的东西。所以越做越觉得活着是件很美妙、很有魅力的事情。”

陈晓楠打造谈话节目冷暖人生 草根文化打动观众凤凰卫视主播陈晓楠

凤凰十年,一切水到渠成

陈晓楠的名字总是和“知性”、“随性”、“文艺女青年”这些标签在一起,但工作中的她,却是完全不同的样子,拼、执着、果敢。

911事件直播,是陈晓楠“职业生涯里最惊心动魄”的一次。2001年9月11日,正在家休息的陈晓楠突然接到程鹤麟的电话:“快回来,出事儿了!”5分钟以后,陈晓楠冲进演播室,穿着一件牛仔服就开始播报。她在主播台上说的第一句话是,“观众朋友对不起,我没有化妆”,很多人认识陈晓楠是在“9·11”的那个灾难之夜。

2006年黎以战争爆发,陈晓楠是凤凰卫视派至战事核心的第一位女主播,“我决定去贝鲁特的时候,根本来不及害怕。我们走的时候不知道形势会如何发展,只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比如以军打算彻底捣毁黎巴嫩,或是爆发又一次的中东战争等等。到了战地,我最强烈的感觉不是害怕,而是战火的荒谬。”由于无法想象会遇到什么危险,她随身带了手电筒、哨子等救生用品。同事董嘉耀还特别让她带上绳子,理由是遇到危险绳子会管用,可至于管什么用,他也说不出来。多年之后,想起这条绳子还有临行前的手忙脚乱,陈晓楠就忍不住地笑:“我承认我们太缺乏战地经验了。”

有人说,工作和感情一样,会有七年之痒,相处久了就很难保持始终如一的激情。《冷暖人生》如今已经走过8年,陈晓楠说自己还从没感觉倦怠,“有些东西像酿酒一样,越来越醇厚。形式的东西再变都是表皮的东西,我们永远关注的内容,我们在生活里、社会上关注的内容是没有变的,我们所要的五味杂陈的情感来源也没有变过。”

生活中的陈晓楠经常是素面朝天,一条渐变色的围巾,一件素色外套,具有亲和力,说到开心时,毫不掩饰地大笑。在陈晓楠的眼里,自己是一个很固执的人,从高中时就没有变过的发型:“稍长或再短点,我都接受不了。”一向不喜欢浓妆艳抹,从来不改变造型,化妆师总是有点“埋怨”地说:“你要是给她化一浓妆,她指定疯。”谈起未来的生活,陈晓楠随性的一面又显露出来:“其实,生活中我挺不靠谱,没什么计划。就和其他人一样,等待水到渠成,该干什么干什么。”(《凤凰卫视》供稿)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