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彦宏奶奶六十七年的爱情故事

陈彦宏奶奶六十七年的爱情故事

今天凌晨2:55,即再过2个多小时就是我的奶奶离开我两周年的日子,很快就是爷爷奶奶团聚两周的日子—7月1日---党的九十华诞纪念日 。我从奶奶与爷爷相亲相爱的角度,撰写了一篇爷爷奶奶的爱情故事,以此来祝贺中国共产党的90周年,也是怀念我的爷爷奶奶,希望本文对我们年轻人的情爱观有所裨益。请大家和我一起分享,谢谢大家多提出宝贵意见。

 

 

(特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故事会》庆祝建党九十华诞而作) 

 

我叫陈彦宏,北京市军乐艺术学校的高二女生,是央广《广播故事会》的老听众。今天,6月25日,是我奶奶两周年的忌日,我有幸获准亲自到央广的播音室给大家讲讲,发生在我身边的、真实的、阴阳两界的红色恋情故事,一来为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华诞献上一份厚礼,二来缅怀爷爷奶奶的革命功勋,三来为广大的青少年讲述一段刻骨铭心的革命爱情故事,以陶冶年轻人的情爱观。

2009年7月1日,在乐山市人民公墓山顶的最高处,我的爸爸陈龙狮捧着爷爷陈昌的骨灰盒,我的表哥余磊捧着奶奶何妨的骨灰盒,双双跪在二老的墓碑前,缓缓地将二老的骨灰盒放入到墓穴里,我们终于完成了奶奶与爷爷再团聚的夙愿!

奶奶2009年6月25日凌晨驾鹤仙去了,自此我头顶的那片蔚蓝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便是雨,时而淅淅沥沥、时而倾泻而下的大雨,偶尔从天际传来的闷响,听上去更像是老天的呜咽声,它也在和我、和家人一起悲伤!然而党的生日这一天、奶奶爷爷团聚的日子,却像是一阵暖风吹散了阴霾,雨过天晴、阳光明媚,好是欢喜。

在阳光的照耀下,爷爷骨灰盒上泛黄的老党旗和奶奶骨灰盒上的新党旗特别耀眼。这对革命情侣在阴阳两界相隔半个世纪后,终于在党的生日这一天团聚了!

爷爷奶奶的相爱,发生在抗日战争最艰难的1942年,我的爷爷党内名字叫陈昌,四川仪陇人、1907年生、1926年参加革命、1927年入党、1931年从事党的谍报工作,代号贾佐等,1960年去世、1965年平反、1982年昭雪骨灰盒覆盖党旗。那时,他在广西桂林做桂系首脑李济深将军的统战工作,在桂林开办了一家书店做掩护。当时爷爷便经常以送书报为由进出李宅,爷爷与李济深将军一家特熟悉,进而完成了党的统战工作和对敌情报工作。当年的爷爷很英俊,从骨子里透出的一股正气与对革命的洒脱,更是让他无时无刻吸引着别人的目光,我想当奶奶走进书店与爷爷对视的那一刻,便注定了他们一生的爱。

奶奶那时年纪尚年轻,只有18岁多。奶奶原名何送金,福建福清人、1923年生、1937年参加革命,1982年平反、入党,2009年病故。奶奶是“厦门儿童抗日救亡剧团”的一名团员,刚刚从东南亚一带为中国的抗日将士募捐回来,在桂林休整,等候中共南方局的指示。

奶奶非常喜欢阅读,正值年少,是需要大量知识积累的,所以经常和其他“厦儿团”的团员“赖在”书店里,一看就是一天。奶奶自然而然就与爷爷熟悉起来,爷爷当时的夫人刘一平奶奶也很喜欢她,还与奶奶成为了好姐妹。

但世事难料,年少无知的奶奶也会给他们夫妻添麻烦……奶奶有一次看的太晚了,便向书店借书,但爷爷不肯借,因为在当时这样的革命书籍是一本“禁书”,担心出什么事情。我奶奶便偷偷的带回去,在路上果真的被军警抓住,这可真是命悬一线啊,最后还是爷爷出面通过努力,靠李济深将军的关系才给保释了出来。对于一名还不是很熟悉的普通的女学生,竟能如此帮助,甚至算的上是救命之恩,爷爷在奶奶的心目中越发的高大了起来,崇拜之情日益显露,这是奶奶讲给我听的。

应该是1943年初吧,爷爷结束对李济深的统战工作后,被“中央特科”派往广西平治一带做情报工作。因为重庆作为“战时陪都”,是非常重要的谍报战场。于是爷爷在离开桂林时便派刘奶奶前往重庆八路军办事处,找董必武同志汇报工作,并请求下一步的工作指令。这时“厦儿团”恰好解散,每一位大团员均分得几位小团员自谋出路。我奶奶带着5个小弟妹投靠爷爷和刘奶奶。刘奶奶对我奶奶说:“我要去重庆了,你们几个先跟着老贾到平治,送金你要像我一样照顾老贾。我就把老贾就交给你了!”爷爷因为工作需要经常更换夫人,奶奶那时还没有完全明白刘奶奶的“话中话”,便以爷爷的“妻子”身份,陪同爷爷到广西的平治一带协助爷爷做情报工作。

随着时间的推移,朝夕相处的日子里,两人的心中渐生情愫,奶奶从爷爷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而且这样一个睿智、理性、稳重、大度、英俊的男人又有谁能抗拒呢?自此奶奶的视线直到爷爷过世都从未离开过那他双炯炯有神的双眸,崇拜早已变为爱慕。而爷爷在危险、艰难的情报工作中,从奶奶身上感受到了体贴、温柔,时而激灵,俏皮的性格,也变成了他们苦闷生活中的调味料,更重要的是爷爷找到了愿意和他一起抛头颅洒热血、为党的事业奋斗终生的爱人。于是就从假夫妻演变成为志同道合的革命情侣,在1945年春节经组织批准,比奶奶大17岁多的这对恋人在重庆结为革命夫妻,奶奶成为爷爷的第五任妻子,我党的情报战线上又多了一对“潜伏”在敌人心脏的“永不消失的电波”。

奶奶开心的以为会从此幸福下去,等到革命胜利,并直到永远,但那时,没有人会知道从这一刻起,她的一生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顽强倔强的女人就此崛起,就此开始了她孤独但却精彩的一生!

鉴于爷爷奶奶的谍报工作还没有解密,恕我不能讲述二老革命工作中的爱情故事。待中央军委或国家安全部解密后,我会再来向大家讲述……

解放后,爷爷奶奶原本应该遵循董必武同志的指示立即回中央复命、重新安排工作。但是爷爷为了重庆的肃反、清特等工作,毅然留在重庆市公安局,依然以灰色面貌从事情报工作。爷爷奶奶在重庆清除蒋军潜伏的敌特和保卫人民安全的工作中取得了许多骄人的战功……

1952年,就在爷爷领导下的战友们立功受奖时,爷爷却被冤屈入狱;奶奶受株连也被重庆市公安局除名,最后以归侨的身份才参加了“护士集训班”,重新参加了革命工作,从此成为白衣战士……

1960年1月25日凌晨,寒风凌厉,雨雪纷飞,马上就要过新年了,对于奶奶一家来说却一丁点温暖的气息都感受不到,因为爷爷被上夜班的工人发现昏倒在“劳改”工地上,送到医院时已奄奄一息。当奶奶赶到病床时,爷爷用他毕生的、最后的力气对奶奶嘱咐道:“你和孩子都不要埋怨党,我能打入敌人心脏,敌人也能反渗透。但我恢复党籍等问题一定会搞清楚!请你一定要相信党!看来,我、这次不行了,我们的三个孩子就交给你了。你尚年轻、应该改嫁,但一定要把他们养育成人,他们都是革命的接班人……”于是,我的爷爷,我党、我军、我国一代“谍报名将”,一位忠诚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就这样悄然谢世!

说来也奇怪,爷爷是死不瞑目的,无论谁,即使是奶奶、姑妈,也不能让爷爷永久的闭上眼睛。万般无奈下,工作人员最后只好请来中共西南水利发电工程局的党委书记到场。真的不可思议!当王书记面对着爷爷的遗体,手慢慢的抚摸爷爷的眼睛时说道:“老贾,你放心走吧,我们会处理好你的问题……”爷爷的眼睛就乖乖的闭上了,爷爷是那样的慈祥、脸上浮现的了微笑,如同深秋那街道上一片落叶堆砌的浩海!是啊,原本只能仰望的那青翠的枝叶,被大树剥离了,被风吹散了,飘零在脚下,干黄枯燥,没有生气,被踩得咯吱作响,远看却又如此恢弘,如此坚韧,它们最终落叶归根。

奶奶声泪俱下的送走了爷爷,留给自己的,却是一段艰难的人生旅程,她没有再恋爱,更没有再婚,独自一人、含辛茹苦、省吃俭用等抚养孩子慢慢长大,期间还承受了丧子之痛,她与爷爷一共有六个孩子,其中四个孩子都是为了革命而死于意外(第二个孩子是在解放前忙于谍报工作无暇照顾孩子而病故,第三孩子是在解放初忙于抓潜伏敌特而无暇照顾孩子而病故,第四个孩子是在“反右”冤屈中无力照顾孩子而病故,第五个孩子是在“文革”动乱中奶奶被关进牛棚,二个(伟光和龙狮)孩子无人看管,伟光淹死在大渡河里。)目前,只留下老大我的姑妈陈世英和老六我的爸爸陈龙狮。姑妈对我说:“从爷爷过世那时起,奶奶就变了,她不再脆弱,不再难过,多了强颜欢笑,多了故作镇定,懂得了低声下气,懂得了装聋作哑,一个坚强的女人,像是男人一样活着,为了孩子‘苟且偷生’,将全身的力量灌注到了双腿,让自己有足够的力气屹立在这大地之上。”

在爷爷奶奶的相爱中,前17年是二人在相依为命中度过,尤其是在1952年以前,因为战斗在敌人心脏,随时都有可能为党牺牲性命;解放后,在爷爷落难了,步履维艰的情况下老俩口又是相互鼓励、相互扶持。我姑妈告诉我:“1954年底,你爷爷被公安局无罪释放了,但是没有了工作。便在奶奶上班的重庆结核病医院当清洁工,每月只有8元钱的收入。这时党中央号召全国扫盲运动步入尾声。你爷爷从自己微薄的收入中拿出5元钱来,在重庆郊区租赁农民的茅草屋当教室,还要求我一起当教员,给当地的农民讲课。当时家里一贫如洗,连吃饱饭都困难,虽然奶奶很不高兴,但是看到爷爷兴高采烈地给农民讲课时的情景,看到他能继续为党工作,什么样的‘怨恨’都化解了!不够钱时,奶奶还主动资助爷爷办好扫盲班!”

在爷爷含冤去世后的50年里,奶奶是在阴阳两界的相思中度过。在这漫长的50年里,奶奶五十年如一日地履行着对爷爷爱的承诺,终生守寡,一个人上养老、下养小,并历尽千辛、全国上下的四处奔波为爷爷申冤,圆满地完成了爷爷临终的嘱托。

改革开放前的中国还比较封建,“寡妇门前是非多!”这句话我想大家都知道。听爸爸说:“我小的时候贪玩,经常陪着奶奶去省城为爷爷申冤。接待奶奶的多半是男同志,奶奶要求我呆在一旁,可我贪玩呆不住,老是往外面跑,就被奶奶抓回来站在一旁。等我长大了才明白,一位年轻美貌的寡妇,不能与其他男人单处呀!否则就会谣言四起。”现在想想哪些流言蜚语,是怎样萦绕在奶奶耳边的,她内心的挣扎与煎熬又有多少人能够体会!?但便是这样,孤儿寡母的奶奶依然选择默默承受一切,一个人扛了过来,没有再恋爱、没有再改嫁,这一切源于她心底的那一份对哦爷爷深厚的爱。

听妈妈说:“我和你爸爸是1982年谈的恋爱,1986年结的婚,也就是你爷爷奶奶最小的孩子成家立业了。这时奶奶认为自己了却了她的心愿,觉得活着没有什么意思了,再加之老伤病痛的折磨,奶奶竟然想自杀,想到酒泉下与爷爷会面了!没办法,我就开导她,请奶奶把她的爱转移到我们的孩子身上吧!”

于是1994年6月,一个幸运的孩子降生了,她从一出生起,就获得了一份沉甸甸的爱,那份爱里包含了一个老人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思念与牵挂,是啊,那个孩子就是我,我就成为奶奶活着的原动力,奶奶将对爷爷的那份感情一股脑地转移到我的身上,好比一泓湖水,那样温柔的环绕着我。可惜奶奶那时已经老了,老到不能亲自抚养我了。所以,我就被寄放在保姆家中,腿病很严重的奶奶,上下台阶都很困难,但为了爱,固执的奶奶坚持每周末一个人杵着拐杖、坐着公共汽车,从乐山赶到牛华来看望我。每次来都会给我带去很多吃的,穿的,还有我喜欢的画册、歌曲磁带。大家想想她一个人独自蹒跚、一摇一晃地在人潮汹涌的街道时,心就不住的绷紧了。

我比奶奶小整整71岁,是陈家的独苗子,理所应当是掌上明珠,但是从我记事起,在物质生活上,没有享受任何特别的照顾,甚至还不如一些孩子,但是在教育方面奶奶格外重视。1998年,当我该上幼儿园的时候,奶奶坚持要我离开牛华镇到乐山城区上学。奶奶那时已经老到不能照顾我的起居了,我便上了寄宿的乐山市艺术幼儿园,为将来奠定基础。在这2年多的岁月里是我和奶奶相处最长的时光,每当周末我们奶孙俩就会团聚在一起,记得那时我每次都会跳舞、唱歌给奶奶享受,每一次她都轻轻闭上双眼感受孩子稚嫩纯净的舞姿和歌声,我给她带来的少有的恬静和放松。她最爱听我唱“爷爷是个老红军啊,奶奶对他亲又亲啊……”,每次听到这首歌她就会潸然泪下,小时候不懂,就问奶奶哭什么,奶奶就给我讲她和爷爷的故事给我听,听奶奶说爷爷长的真的很帅气,眉毛很浓,像一把锋利的剑,眼睛深邃中透出光亮,鼻子高高的挺立着,还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本该是张锐利的脸,却在笑意盎然时改变了弧度,温柔极了!眼前仿佛浮现出爷爷高大的身影,我看着奶奶,懵懵懂懂的附合着,仿佛看到了爷爷伏案在桌子上努力工作的样子,狼吞虎咽的吃着奶奶做的饭时,他们一起在革命胜利的那天开怀大笑,喜极而泣的样子,心想这就是爷爷奶奶的爱情啊。现在回想起来爷爷就这样,用17年的时间换取了奶奶一辈子的爱。除了爷爷的故事,奶奶还给我讲了很多蕴含人生哲理的小故事和革命的故事……这段时间也许是我给奶奶最大幸福的日子,这也是奶奶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享受到了----天伦之乐!

快乐幸福的时光总是过风很快,到了1999年底,当我该上小学时,奶奶毅然放弃享受天伦之乐的特权,坚持把我送回到父母的身边,我便离开奶奶到北京深造。从此就开始了我们奶孙俩长达数年的《家书传情》的生活,坚持每周一封信,写了6年,而后,我开始通过在电视剧,和电视台的表演和主持节目,让奶奶在遥远的乐山家中的电视荧幕看到我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们奶孙俩的荧幕传情,让奶奶一直坚持到了2009年6月25日。

奶奶走了,带走了她的爱,带走了她的回忆,她结束了这67年的爱情生活,给我留下了耐人寻味、深思、借鉴的感人故事。她的灵魂无声的穿过那薄薄的云层,透过太阳余辉下橘红色的光芒飞向了地平线的尽头,还在头顶勾勒出一道美丽的彩虹,梦中我仿佛能看到大渡河畔两位相互依偎的老人眼神透露出难得的安详与宁静,两人都笑而不语,银白色的发丝随着清风微微的飘动着……

 

陈彦宏 2011年6月14日初稿,6月18日定稿

 

 

从北京急匆匆赶回乐山送奶奶最后一段路

 

 

2009年奶奶在乐山家中看我送回的靠背

 

 

看完我的照片,依着我的照片,奶奶睡着了(不好的预兆)

 

 

奶奶化着彩虹离我而去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