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陈氏宗祠

气势浩大,古雅清幽的陈氏宗祠,座落于茂名市郊的椰子村前。它承纳天地万物的灵气,形成独特厚重的“陈氏宗祠文化”。几百年来,名闻遐迩,吸引着国内外的文人墨客前来探访游赏。
驱车在椰子村道上,穿过几段砖石横陈的古街巷,已看到陈氏宗祠的熟悉背影。走近大门,我便驻足不前,面对“陈氏宗祠”四个苍劲的大字肃然起敬。近四十多年不见了,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
传说在陈氏宗祠竣工之际,为征集“陈氏宗祠”的题字,四方文人墨客相聚一堂,热闹非常。秀才名士们把各自写好的墨宝,一张张铺陈于地上,让人们观赏评选。此时,一位不速之客肩披席袋,脚踏草鞋,一身出家人的打扮,不声不响地走进来,对着地上的墨宝胡乱践踏。人们阻拦不及,狠狠地骂道:“你疯了,这些墨宝都是秀才老爷们的佳作,只字千金呀,你弄坏了赔得起吗?”他却从容地说:“我给你们写上去便是了。”见他气度不凡不似戏言,人们便交头接耳地说:“让他试试,如果是闹恶作剧的话,我们再重重处罚他。”
此时,那老者既不用笔也不用纸,在宗祠面前摆两张方桌,然后在桌上叠张条凳。他站在条凳上脱下一只草鞋,蘸上浓浓的墨汁,一口气写上“氏宗祠”三个苍劲的大字,令文人们目瞪口呆,自叹不如。当人们焦急地等待他写那个“陈”字时,老者却说,要我把“陈”字写上去,必须封我四千两白银,少一两都不行,说完便走了。
此语一出,令众人咋舌,纷纷说,字固然写得苍劲潇洒,空前绝后,但时下每石谷子,只换三两白银,四千两白银乃天文数字啊。但正在为难之时,四位财子愿意捐赠。派人速去追寻那位老者。此时,他已到了大座渡口……后来,他在人们的赞美声中把那个“陈”字写了上去,便有了如今的“陈氏宗祠”四个大字。人们提着四千两银子,护送他到渡口上船去了。当返回陈氏宗祠时,宗祠内刮起一阵旋风,旋风过后,人们睁开眼睛看时,那四千两白银,却原封不动摆在宗祠里。
陈氏宗祠是个“幸运祠”,历经五百年的风灾战乱,却最终能“化凶为吉”,尤其躲过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
我在椰子小学读书期间,正值人民公社化,大跃进,大炼钢铁的年代,茂名市正在建设炼油基地,城乡正为其添砖加瓦。校方决定拆除校内一道短墙,把这些古砖削干净,然后让我们这群小学生,每人肩挑两到六块,在烈日下,排成一“长龙”队伍朝市区送去。当时我只挑了三块,花了半天时间,连滚带爬,才走完16公里路,把砖块送到露天矿。真令人唏嘘不已。
宗祠内有一镇祠之宝——大钟,是宗祠竣工后,精心铸造的纪念品。这口大钟,体大精美,铸造精良,古香古色。钟体上的花鸟虫鱼、飞禽走兽,都栩栩如生。钟上还铸着铭文、铸造日期、捐助人姓名等。它是一本陈氏宗祠的建造史,其价值是不可用金钱来衡量的。此钟的声音洪亮,越远越清,两公里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当年我所就读的椰子小学,就设在宗祠内,只知道那口大钟作为学校上下课的钟声,读不懂它的内涵。一天,我回校上课时,发现大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值日老师手上的铜铃。几天后,我发现这口大钟躺在小校园的一棵玉兰树下。校方借不到大铁锤,于是,到药店里借来个碾中药用的铁轮子(谷称碾船),只见四人合力抬起铁轮子朝大钟重重砸去,听到“当”的一声巨响时,可怜一代名钟被砸碎成好几块。后来把它卖了几块钱,捐给了国家。这种砸锅卖铁的举动,真叫人感到悲哀。从此,我们再也听不到那悠扬的钟声了,一代名钟就这样在我们的眼底下消失了。
十年浩劫后的陈氏宗祠,虽然满目疮痍,但大难不死。如今,小学已从宗祠内迁出,并修葺一新,不但基本恢复了原貌,而且跃升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真叫人兴奋不已。
占地3800多平方的陈氏宗祠,是座古香古色的传统建筑,采用古代三进格的对称布局,给人一种匀称的美感。一进见大厅,二进见大堂,三进见大礼堂。在厅堂间,匀称地分布的大小厢房,各有回廊通道:五个大天井各施其职,使得光线充足,空气流畅。
纵观整个陈氏宗祠,最令人叹为观止的,莫过于它凝聚了我国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集建筑艺术、力学、书法、雕刻、绘画于一炉。雕梁画栋,雕门镂窗,花鸟虫鱼,栩栩如生,屋顶上塑就的双凤朝阳、日月星辰,更具鬼斧神工,堪与国内名楼相媲美。那优良的地下排水设施,几百年不堵不塞,令人叫绝。
《陈氏族谱》记载着从东斋祖至今,五百多年历史,已繁衍子孙二十四代,近十万人。沿着袂花江,遍及茂名境内,及全国各地,其中不乏名人学者。
宗祠也是个培养文人学子的园地,早在民国初年就设立了袂花地区最早的学堂——连乡小学,为茂名地区培养了大批人才。据《高州府志》,椰子村的陈仲豪,富甲六邑,授田上至沙琅,下到梅菉。一年,两广遇大旱灾,国民饥饿,他从容地开仓放粮赈灾,被传为佳话。当代有抗日名将陈沛、陈庚桃,化学家陈赞文教授,名医陈向荣、陈铭枢……
那条蜿蜒而下的袂花江,是袂花人引以为骄傲的血脉之河,河道弯曲有致,流水潺潺,两岸林木修篁,集天地之灵气芳华。抗日名将陈沛就是袂花江畔的坡仔村人,出身贫穷,其父陈显臣,以摆渡为生。陈沛少年时代就读于椰子小学(连乡小学)。据传,他发迹之前,由于穷,娶位“独眼龙”的童养媳为妻,到他发迹后,不嫌不弃,在我们乡间被传为佳话。他为乡里创办了茂名最早的中学——显臣中学(茂名市六中)。
滚滚西流的袂花江,有个著名的小三角洲——荔枝车自然村。想当年那里车陂林立,水车昼夜咿呀,两岸荔枝成林,每年端午前后,蝉鸣荔熟,故而得名。
荔枝车村,三面临水,氤氲蒸腾,村民大都姓陈,源出陈氏宗祠。那里人杰地灵。古代便出了个陈氏神童,至今仍留下其七岁时写下的诗句:“荔枝别孽千秋茂,椰子根苗百世芳。”可惜,他出身于那个旧时代,得不到后天的培养,没有走上文坛,他的聪明才智终被尘封、被埋没了。(
长篇小说《情天恨海》、短篇小说集《春满桃花江》的作者,茂南藉作家陈凤平就出生于荔枝村。他家境贫寒,但资质聪慧,酷爱文学,初中时期,已才华横溢,成了村中的“小秀才”。可惜遇上“文革”,高中毕业后回乡务农。不久,执教于本乡的荔枝车小学,后又执教于椰子小学。      那时,他白天教书,晚上在煤油灯下“爬格子”。仅用一年的时间便完成首部长篇小说的创作。30多年来,他笔耕不止,有100多万字的文学作品问世,字里行间都浸透着袂花江的风情和对沿岸劳动人民的热爱。如今,他身为茂名市茂南区作协主席,并亲手创办了著名的《茂南文学》杂志。他是陈氏后裔的楷模,让我们袂花人感到骄傲。
我在陈氏宗祠内渡过六年的小学生涯,陈氏宗祠是我的母校。它正在申请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保护陈氏宗祠,发扬“陈氏宗祠文化”,不仅是陈氏子孙的义务,也是我们的义务。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